安全用药
 
      欢迎来到iDNA网! [请登录] 新用户? [免费注册] [使用礼品卡]
DNA检测服务电话
标签: 糖尿病 高血压 遗传 药物 保健品 生物技术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周末画报》专访:破解生命密码

   检测项目

儿童安全用药DNA检测

儿童解热镇痛 儿童胃肠不适
儿童抗感染 儿童止咳平喘
儿童肥胖糖尿病 儿童镇静安神


肿瘤风险DNA检测

肝癌 肺癌
前列腺癌 胃癌
胰腺癌 乳腺癌
卵巢癌 宫颈癌
子宫内膜癌


iDNADNA检测套餐

儿童安全用药检测全套
男性肿瘤风险检测
女性肿瘤风险检测
VIP安全用药检测


健康养生DNA检测

牛奶吸收 咖啡兴奋度
烟瘾 喝酒脸红及伤肝度
苦味敏感度 嗅觉敏感度
《周末画报》专访:破解生命密码
2010-12-21

  20年前,周慧君从武汉大学考入美国康奈尔大学,攻读分子生物和遗传学博士学位时,她最大梦想是成为“玉米夫人”巴巴拉·麦克林托克那样的传奇科学家。而最终,她却选择脱下实验室的白大褂,走上前途未知的创业之路。
  这位眉目清秀、温婉细语的女子如今身为iDNA创始人兼总裁,同李彦宏、张朝阳等人一样,她将国外的创新模式带入中国,不同的是,这次的主角并非层出不穷的IT科技,而是主宰我们生命的基因密码。
  DNA听起来神秘而复杂,但周慧君的商业模式却异常简单。你只需要登陆网站,购买服务,就会收到一份快递,里面有一套棉签和塑料试管,还有一张VIP卡。用棉签在口腔侧壁轻轻一抹,放回试管,寄回给iDNA。几天后,你就可以用VIP卡上的密码在网站上窥探自己的生命密码。它会告诉你是否容易患心脑血管疾病或老年痴呆,对什么药物过敏,喝咖啡会不会影响睡眠;它甚至能知道你个性如何,是否有音乐天赋,有没有成为运动健将的潜质……
  健康、行为、相貌……这些在人类诞生起就隐藏于我们身体中的最私密的信息,都可以由DNA检测揭开面纱。唯一不同的是,之前,这一生命科学由于造价昂贵只能出现在实验室或探索频道的节目中,而如今,它将放下身段进入中国消费者的日常生活,平价而便捷。“购买一份基因报告,就像在iTunes买音乐一样简单。”
  基因检测的发展轨迹像极了互联网。当上世纪50年代詹姆斯·沃森与弗朗西斯·克里克发现了双螺旋形状的DNA,并没有想到这一伟大科学发现会带来商业利益。DNA检测设备造价昂贵,解码成本居高不下,比当年每月租金12000美元的电子计算机IBM701有过之而无不及。2000年,包括中国在内的6个国家共同出资40亿美元,首次完成了一个人DNA的解码。
  但从那以后的十年里,基因检测的疯狂发展甚至超越了摩尔定律。从2003年医药信息企业DNA direct小心翼翼地尝试线上检测服务,到2007年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的妻子Anne Wojcicki成立23andme,正式推出基于网站的个性化基因测试,获得一份基因检测报告的价格已经跳水至399美元,基因检测项目进入大众市场。
  周慧君幸运地目睹并参与了基因科学产业化的浪潮。美国求学期间,正好赶上基因科技取得重大突破,因此在读博士、博士后的时候,她一直“做着非常兴奋的事情”,解码人类基因组计划,发现新的基因。当然,更令人兴奋的事,是邂逅了她后来的丈夫,康奈尔大学的博士,如今他已是一名尖端科学家。
  在斯坦福大学的时光改变了周慧君多年来的理想。1990年代中期的硅谷创业浪潮涌动,斯坦福的两位学生佩奇和布林刚刚创办了谷歌,杨致远的雅虎初具规模,李彦宏则回国创立百度。她忽然感觉到,科学除了发现,还有更广阔的远景,而能够走进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才是最有意义的。
  当周慧君从斯坦福大学读完博士后学位,由DNA发现者詹姆斯·沃森发起的“人类基因组项目”也即将完成,这激励了许多投资家与制药公司斥资数十亿美元发展生物科技,制药公司股票一时飞涨,高深莫测的基因学开始了首次商业化尝试。刚好毕业的周慧君及时搭上了产业化的头班车,她放弃了到研究单位的实验室的机会,进入基因技术公司Incyte工作。
  Incyte是最早开始基因测序的公司之一,当时包括拜耳在内的全球最大的20家制药公司都是其客户,他们在药物研发和临床药物试验中需要DNA数字分析模型,周慧君正是药物基因学计划的负责人,她同时也负责商务开发工作,但在那个时候,基因检测技术成本还很高,难以普及到个人应用。
  但很快科学家们就受到电脑芯片的启发,研发了生物芯片技术,基因解码不再需要手摇试管了,成本也迅速下降。2006年,有公司甚至推出了99美元的检测项目,虽然检测非常粗糙,但亲民的价格开始使人们对了解自身基因产生兴趣。
  正是在这一年,周慧君加入DNAdirect,这家公司成立于2003年,并创建了第一个直接面向消费者提供基因检测服务的网站。周慧君是公司的第一位博士生,她负责产品研发,研究糖尿病、饮食、肥胖、药物不良反应与遗传基因的关系。在那几年里,她亲身经历了基因解码成本的巨幅下降,周慧君感觉到,基因产业化即将迎来爆发点。
  虽然DNA direct在个人基因检测领域做了很多开创性工作,但真正使产业发生颠覆的,却是后起之秀23andme。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吉·布林不仅为妻子的公司提供了充裕的天使资金和计算能力(这是该行业最需要的),甚至因此改变了生活习惯—他每隔数天就要反复从3米高的泳池跳台跳入水中并潜泳一段时间,原因是23andme的基因检测显示出他罹患帕金森病的风险高于常人。这也是23andme获得成功的原因之一—它将基因检测与疾病风险预防结合,这无疑是DNA组合中最难以抗拒的秘密。
  23andme的诞生使周慧君感觉时机成熟,“DNA服务于大众的时代到来了。”她带着自己的回国创业计划参加了全美生物医药商务竞赛,获得第一名并引来风投关注。这一笔投资成为益基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办资金,周慧君后来给它取了个酷似苹果的名字iDNA,她希望基因服务能够像苹果的娱乐产品一样成为大众消费品。
  “《纽约时报》预测,未来3到5年里将有至少一半初中以上学历的美国人购买基因服务,”周慧君说,“我希望这样的故事也能在中国发生。”不过,周慧君面临着和大部分复制硅谷模式的中国公司一样的挑战,相似的模式,并不表示能带来等量的市场效应,关键在于,如何让西方的浪潮融入东方的水土?
  下一个百度?
  2008年,周慧君回到中国,同行的还有她的丈夫和一对洋娃娃般可爱的儿女,他们为支持周慧君的事业举家迁往北京。如今十几岁的儿子和7岁的女儿都在北京国际学校上学,周慧君的钱包里随时放着他们的照片,一提起两个孩子,满脸藏不住的笑意。
  也正是为人母的心情,使周慧君发现了进入中国市场的突破口。在创业之初,她就知道23andme的成功经验难以效仿。23andme走的是时尚娱乐路线—大量使用问答形式,并配合俏皮的动画解释艰涩难懂的基因原理。它的成功在于社区的运用,在网站上,大家可以基于自己的基因形成独特的圈子,晚睡型的人聚在一起分享各种夜间娱乐活动,红酒爱好者则品评佳酿,各自的个性化页面互相链接,就像Facebook一样亲密。
  但在中国,这样的方式还过于新潮,相比之下,她直觉另一类人群更易被打动,就是和自己一样的妈妈群体。在美国生活近20年的周慧君发现,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重视孩子发展。“中国的孩子绝大部分是独生子女,家长非常关心孩子成长,希望能赢在起跑线。”而事实上,儿童用药市场一直隐患重重。根据英国药物管理机构发布的报告,有69种常用的非处方类儿童感冒药可能带来副作用。而在中国的聋哑儿童中,有70%~80%是药物性耳聋。除了不规范用药外,遗传也是产生药物副作用的主要原因。
  因此,iDNA的产品一开始就主打儿童用药安全,和北京儿童医院、凤凰医院等进行合作,通过医生开单,为新生儿提供基因检测。并且和医生合作,启动儿童用药的DNA指导工程。小孩生病时用药是否安全,长大些之后怎样能根据个性因材施教,这些都是iDNA的初步产品。
  医院途径只是起步期有些无奈的选择,周慧君真正想做的,是面对大众消费者的B2C互联网公司。基于目前iDNA网站的认知度和点击率都非常有限,她只能寻找尽可能多的销售平台和网站,希望能聚沙成塔,促进公司服务的推广。这其中,有好大夫、华医网这样的专业医疗网站,也有诸如时尚健康、摇篮网的社区网站,以及一些电子商务平台。周慧君会和这些不同的渠道谈合作意向,但具体的营销方式由渠道自己去执行,iDNA最终只嫁接服务。
  这也是她发现的基因检测在中国市场的另一个机遇,“中国有许多互联网的中小企业,它们拥有固定的顾客群和读者群,可以建立非常好的渠道联盟,这是23andme不具备的。”
  而23andme身处美国市场具备的前沿优势,iDN A也同样受惠。周慧君在美国建立了公司,和康奈尔、斯坦福等大学和基因产业保持研究合作,有一些美国的生命科学产业想进入中国,iDNA也可以充当链接的平台。她把iDNA比作百度,同样复制国外的创新模式,“但我们会更懂中国,更值得信赖”。
  教育在前,盈利在后
  盈利这个词,对周慧君还言之过早。
  从创立公司至今,周慧君认为自己做的都是铺路的工作,她记得2006年基因组得到解读后,美国已经发展出了30亿美元的基因市场,但中国市场基本还是空白,基因检测受检人群不超过1万人,正规机构不超过10家。正如她所言:“这个市场最欠缺的,是教育。”
  也正因为如此,在成立之后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周慧君并没有把精力放在推销宣传上,更多的是建立团队、完善产品,和政府与医院打交道,推行教育。周慧君的首个订单就来自于政府—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的合同,通过检测某社区高血压患者的基因,帮助完善高血压的药物治疗。政府项目会带来许多医院和高校资源,迄今为止,周慧君都和他们建立了良好联系。她甚至突发奇想帮中国的医生“补课”,“中国的医生在大学理论学习遗传学的时间非常短,5年下来总共只有8小时。”她和好医生集团联合向卫生部申报了遗传学教育的学分,希望通过“强制”学习使医生具备基因学科的知识背景,当他们在下一次验方开药时,也许会考虑基因对人体的不同影响。
  而iDNA的网站也全然不像销售平台,更像一个普及知识的社区网站,“基因检测如何帮助孩子安全吃药”,“并非人人都适合吃减肥药”,“DNA与生活”……各种讲解纷繁杂陈,相比之下,却只有三款产品的报价,并不显眼地融于各种文字之中。这样的界面不够清晰明了,对销售的促进作用有限,但在教育阶段,不得不做出取舍。即使如此,周慧君对网络平台的建设仍信心满满。公司的互联网副总来自百度,曾在阿里巴巴获得丰富的电子商务经验,在他的领导下,现有的版面有了很大改进,物流、客服和订单被整合到一个后台系统上,“这才是我们未来主要的销售方式”。
  和大部分科技公司一样,周慧君感觉最大的挑战来自人才。生命科学创业的人比互联网的人平均大十岁,“我们要有生命科学训练,以及对互联网业务的理解。这个行业不可能从大学宿舍里产生一个公司”。iDNA的核心的科研团队有40人左右,大部分都是博士学位以上,如今,也有一些其他学科背景的80后加入进来,周慧君笑言正在学习如何更好地和这些年轻人合作。这位一丝不苟的科学家在走出实验室之后,欣喜地发现了更为广阔的科学天地,“我们有了更大的平台,能够真正把科研成果从学校、实验室带到平常生活中,将科学转化成实实在在的关爱,这才是科学最重要的意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权威媒体报道
益基武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鄂ICP备13012869号
Copyright © 2008-2017 YiGe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